? ? ? ?2014年到2017年,莆田一男子在擔任荔城區黃石鎮一所小學校長期間,以方便講授、照顧指導為名故意親近女學生,在課間或課后猥褻多名女學生。

? ? ? ?被告校長課間將雙手放于女生肩膀上,邊與其說話邊將身體緊貼其后背,用下體在其后背摩擦,伸手去摸女生的胸部。當女生感覺不適將凳子往前挪動企圖避開祁某的動作時,祁某就會將身體緊跟著女生,摩擦幾分鐘后才離開,往往貼完一個女生后又去貼另一個。

? ? ? ?……

? ? ? ?校長惡行是怎么被發現的?

? ? ? ?女學生聚會閑聊

? ? ? ?家長意外發現“秘密”

? ? ? ?2017年11月1日,三個小女生來到同學家中做客,家長黃某在一旁偶然聽到女生們談論起自己學校的校長來,說到校長,幾個女生并沒有任何溢美之詞,相反,“變態”、“猥瑣”等詞卻頻頻出現。

? ? ? ?黃某感到蹊蹺,趕忙詢問,從女生口中得知,她們學校的校長經常將女學生叫到辦公室,或在上課途中,對女生進行摟抱,摸屁股,甚至用下體頂女生等猥褻行為,且女生們害怕被家長打罵,只將這件事藏于心中或和同班的女生私下討論,但對家長閉口不提。

? ? ? ?保護未成年人 同校老師曝光惡行

? ? ? ?黃某對校長的行為驚訝不已,想到自己有認識的老師在該小學工作,遂向該老師了解情況。

? ? ? ?該校老師聽到黃某的話后非常氣憤,聯想到曾有其他老師私下里和她說過校長平時行為不檢點,會對女學生動手動腳,該老師決心不能再讓校長對孩子們繼續這樣不檢點的行為,認為校長的行為應該得到曝光,以維護學生的權利。

? ? ? ?和黃某商量過后,該老師在網上聯系了著名博主,請求將校長的惡行曝光。

? ? ? ?法律介入 假臉校長現原形

? ? ? ?被告祁某系福建莆田人,1960年生,自2014年9月起,負責主持莆田市荔城區黃石鎮某小學學校工作,并負責教授三至六年級的信息技術課。

? ? ? ?被告祁某利用擔任教師便利,在教授電腦課時,將班里的女生統一安排坐在電腦機房的后排,在安排學生進行電腦操作時,會借口女學生電腦操作不當,以教其電腦操作為由,將雙手放于女生肩膀上,邊與其說話邊將身體緊貼其后背,用下體在其后背摩擦,伸手去摸女生的胸部。當女生感覺不適將凳子往前挪動企圖避開祁某的動作時,祁某就會將身體緊跟著女生,摩擦幾分鐘后才離開,往往貼完一個女生后又去貼另一個。

? ? ? ?在課余時間,祁某幾乎每天都會以打掃辦公室,打印材料為由,將女學生叫到其辦公室,趁女學生在電腦前打印材料或在窗前擦窗戶時,用下體摩擦女生的后背、屁股,或用手去抱著女生,摸女生的胸部。

? ? ? ?面對校長祁某的猥褻行為,女生們既反感又害怕,但因為祁某是校長,大多女生都不敢反抗,也不敢告訴父母,害怕被父母罵,只能忍著,私下與幾個關系要好的同學討論。一些女生由于害怕被祁某猥褻,請假不敢去上電腦課,家長詢問緣由,也難以啟齒。當被祁某叫到校長室打掃衛生時,女生都是三兩結伴去,從不敢落單,且祁某從不叫男生到其辦公室打掃,只叫女生。

? ? ? ?在祁某任職校長及教授電腦課的三年期間,共對該小學十六名學生實施了猥褻行為。

? ? ? ?影響惡劣

? ? ? ?法院首次采用七人合議庭

? ? ? ?10月31日下午,荔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,考慮到該案件可能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且對社會影響重大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陪審員法》,荔城區人民法院首次適用“3+4”(3名法官+4名人民陪審員)大合議庭模式審理該案。

? ? ? ?在庭審過程中,祁某只對部分事實認罪,祁某只承認對其中6名學生進行猥褻,但被害人提供的證詞作為證據能夠相互證明,被告祁某的辯解意見法院不予支持。

? ? ? ?該院經審理認為,被告人祁某利用擔任學校負責人、教師之便利,長期在辦公室、當中在教室,多次對多名不滿十四歲的女童(其中大部分在案發時不滿十二周歲)進行猥褻,其行為已構成猥褻兒童罪,被告人祁某身為人民教師,對未成年人負有教育職責,本應是教書育人、遵紀守法的榜樣,但其卻利用教師身份在長達三年多的時間內多次猥褻多名兒童,該行為嚴重侵害被害人的人身權利,社會危害性大,主觀惡性大,應對其從重處罰。

? ? ? ?被告人祁某利用職業便利在教學活動中多次猥褻兒童,再犯可能性較大,根據其犯罪情況和預防在犯罪的需要,應當對其處以從業禁止,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五年內從事教育相關職業。

? ? ? ?綜上,荔城區人民法院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判決被告人祁某犯猥褻,判處有期徒刑十年;禁止被告人祁某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五年內從事教育相關職業。

? ? ? ?【法官提醒】

? ? ? ?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,很多家長經常是“談性色變”,很多家長認為對孩子進行性教育言之過早或者是難以啟齒,對于防范孩子被猥褻的教育也少得可憐。

? ? ? ?這導致孩子受到不法性侵犯時,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更有兒童受到侵害以后,不敢告訴家長,導致傷害越來越嚴重。家長覺得性教育難以啟齒言之過早,但犯罪分子不會嫌孩子還小。

? ? ? ?家長在對孩子的教育中應適當加入有關性知識的教育,讓孩子知道哪些行為對自己造成了侵害,當自己遇到侵害時,應如何保護自己,同時也教育孩子懂得保護他人,尊重他人的隱私。